星期三, 八月 15, 2018
首页 > 电影 > 《一念无明》:疯狂世界的疯狂生存法则

《一念无明》:疯狂世界的疯狂生存法则

这个社会对待病人真如我们想像般宽容吗?摔折腿,拄著拐杖,路人退避三舍,怕再把你绊出什么事故。突发感冒未准备口罩,地铁上咳嗽两声,身边人默默转过脸,在Whatsapp里劈里啪啦打着字:“有人感冒都不戴口罩”。身体虚弱头晕眼花不足与外人道,旁人看你并无大碍也不在意,个中痛苦,只有自己知道。

当这样的痛苦,是看不见摸不著的精神疾病,就更让人惊惧,对其表现出的嫌恶程度,也就更肆无忌惮。影片的开头,曾志伟饰演的父亲大海去精神病院接“病愈出院”的躁郁症儿子阿东(余文乐饰演)出院,而早前,妻子在被儿子照料的过程中突发意外身亡。虽医生称此事与儿子病症无关,但父亲的担忧写在脸上。他挤出笑容,故作轻松地与没什么表情、说话气若游丝的儿子打招呼,眼神里却全是防备。

父子许久没见,在那之前,父亲和在美国的小儿子都不知所踪,而本来前途一片光明、拥有稳定女友的长子阿东辞掉工作,独自陪伴病重且情绪不稳定的母亲(金燕玲饰演)。母亲用咒骂发泄怨恨,阿东在拼命隐忍和爆发中挣扎,终于把自己逼成了躁郁病人。于是他入院、治疗、出院、被父亲接回到狭窄杂乱的板间房,试图以一个“正常人”的姿态,再次获得这个社会的接纳。

病态的人:“那个人样子好怪……他好像一条狗哎。”

如果你将自己代入阿东的视角,会发现他所处的这个世界,如同电影英文片名一样,是一个“mad world”:

好友的婚礼上,所有人都在高谈阔论嬉笑怒骂,没人在意主角在说什么,阿东忍无可忍下的“仗义执言”,似乎更令好友尴尬;用人单位听到“躁郁症”后避之不及的状态,并不因他的坦诚和专业能力而改变;笑嘻嘻总是拜托自己和父亲的邻居,在他发病后,第一个落井下石;而狭小的空间,父亲枕头下发现的自卫用具,前女友宽容背后的强烈恨意,甚至令他找不到一个抒发情绪的角落……于是他冲去超市,大口大口吃着可以“改善情绪”的黑巧克力,换来的却是路人的指指点点……

于是他强拉起来的,脑袋里的那根弦,再次“啪”一声断掉,让他从兴奋且动力十足的“躁”期,滑去犹如万丈深渊般的“郁”期。

有关阿东的片段中,我印象最深的,是茫然的他突然疾走乃至大步奔跑在深夜的街道,电影画面平行向后移动的样子。阿东像一个被抽离掉的人,在对他而言意义不明的世界里移动,空洞不知所踪。他看人的眼神,总夹杂悲伤与怀疑,令人不由担心,他下一秒会否作出什么极端行为?而比起那些选择主动去拒绝和伤害,没心没肺的看客,他的隐忍和善良,却又显得格外可贵。

好在总有温情场景弥补:下一秒,他和父亲说起年幼时去城门水塘的约定,二人无伤大雅地争执了几句,暂时和解,相互依靠着,走回他们的家。

病态的家庭:“其实,是不是什么都可以外判给别人做?”

家当然不是万能的。而阿东的病因,显而易见来自他的母亲。苦等丈夫与小儿子却无限失望的母亲,没有其余的宣泄出口,只能把所有情感垃圾都倾倒在阿东身上。她是阿东世界里的第一个“疯子”——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需求无度,不懂感恩。她何尝不可怜,然而她也亲手毁掉了为他竭尽全力的阿东的人生。

在前不久上映的纪录片《伴生》中,其中一位为照顾年迈父母、中年仍未出嫁的女士,对着镜头流泪:“我好想有时间,可以安静看一套戏、读一本书,做些自己的事情,但是做不到!”为人子女,都想做到孝顺,然孝顺的界限在何处,孝顺分内事,究竟该亲力亲为,还是乐得交予他人,自己轻松?

影片中,束手无策的大海打电话给远在美国的大儿子,儿子一句话说得轻巧:“你把阿东送回精神病院,自己选间条件不错的老人院,钱不是问题”。绝望的大海,淡淡问出了这样一句:“其实,是不是什么都可以外判(编按:香港用语,外包)给别人做?”

曾经他是逃避者:他努力工作,想给妻子更好的生活;他百般辛苦,却害怕妻子的失望和不满;他逃避家庭,酿成苦果,决定承担,却发现难度远超他想像。他和阿东在对峙中说出心声,而曾志伟在这一段落泪剖白的影帝级表现,实在无法不令人动容。

承担是给自己的枷锁,逃避是无视责任、把痛苦留给亲人……二者之间,有没有万全之策?如何在调适好自己心情的同时,也对家人多一份理解和包容?道理说来总是简单,做起来,却步步艰辛。

活在这个疯狂世界:“我没事了”

尚未被疯狂世界改变的邻家纯真小男孩,成了阿东的解药。在所有人都觉得他“荒谬”、“不正常”时,只有小男孩和他正常交流,与他相伴,听他讲话。他坐在天台上,对着急赶来的父亲说,“我没事了”。

他当然不是“没事”。他生活的世界依然狭窄、杂乱、充斥着形形色色自私而缺乏同情心的人类,他依然善良而软弱、恐惧而坚持,他的父亲依然无从理解他的内心,还要背着巨大的包袱寻求解决之道。但年年难过年年过,活下去便有希望,从这个角度来看,我认为这是影片一个颇为温馨的“Happy Ending”。

导演黄进说,这是一个很想带给香港人的故事:想呈现出如何直接面对问题、觉醒并寻求改变的状态。事实上,在压力巨大的城市里,每一个人都可能是故事中的“阿东”——不久前,香港心理卫生会的一项调查还显示,香港人的抑郁指数创新高,有百分之五点五的受访市民估计患有抑郁症,需要接受专业辅导及治疗,另有百分之九点一的受访者属“应关注”的组群。“阿东”非但不是边缘人,甚至还可能早已融入每个人的生活而未被发现。

编剧则强调“伤害往往来自不了解,无知造成日常的邪恶”。她认为“电影最强大之处,就是让观众感受角色的情感,学懂同理心,从而令世界更美丽”。

这个故事整体来说,压抑又“不开心”,但曾志伟、余文乐、金燕玲一众大牌演员却毫不犹豫以低片酬甚至零片酬出演,更称之为“十年一遇的好剧本”(曾志伟语)。在快速发展、冷酷麻木的社会运转成一部失控机器的同时,能有这样一部充满人文关怀、专业水平也绝不逊色的新导演作品出炉,实为观众的幸运。

One thought on “《一念无明》:疯狂世界的疯狂生存法则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